地狱骑士灵车漂移

混乱邪恶,鬼狐中心.
CP通吃,反派都厨.
更新随缘,BE随心.

我喜欢的太太又双叒吃了对家,我怒,还有吃嘉狐的吗,有一个我日更三千字

【安狐】风不渡

-娱乐圈pa,安迷修x鬼狐双向,粗糙生贺,不成敬意。


方一进门连口罩都未曾来及摘下,隔着隔断玻璃影绰便看到安迷修在卧室门口耍宝,他一捂心口眼泛泪花,说鬼狐大人我愿为您献上原力和生命,我愿永远效忠鬼天盟,我们终将取得最后的...

消息还挺灵通?莱娜联系过你了吗。我虽不想接他这茬话,可一时也别无作答。稍加思索便清楚,他不过是找个由头籍以安慰,演技浮夸地恰到好处,不消两眼,闷气一扫而空。

安迷修相当懂得见好就收,当数眼泪收的最快,一抹眼睛去翻家用医药箱:你有受伤吗?磕到哪里也算,少不了会出淤血。

车前杠撞歪了,后面也蹭花一片。我避重就轻作答,可没曾想,饶是不想谈及扰心事,却架不住安迷修黏...

是向他人的约稿情头,发出来得瑟得瑟,禁转禁存。顺便宠爱一下被我冷落多时的嘉鬼tag。

滴滴叭叭

鸦哥特快号上路啦

急转漂移一百八十迈

甩下车去不管埋

丹狐注意!

点击这里刷卡

我就是想跑个团,lof你屏蔽我五次。

想说的都在图里,再次为占tag致歉。

在同人圈里有个奇怪的现象

麦源里的源

总是倍得天使姐姐宠爱

而源天使里的源

怎么看怎么遭嫌弃

该吐槽什么

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吗?

[安雷]迷局

"最后一个问题,你是谁?"


*西幻paro,大概?算是修改重发,旧作充数.

*日常推歌兼BGM:あらき-ECHO


"说明你的来意?"

紫色眸子的少年坐在一侧门柱上,身后那双黑色蝠翼扑棱扑棱抖个不停,竟是比那张漂亮面孔还抢眼。都说恶魔擅长迷惑人心,这话真不假,至少安迷修在看到这只魔族的一瞬间,就被那抢眼的翅膀晃得差点忘了正事。

"我来寻找前任恶魔领主留下的宝藏。"安迷修把视线从对方身上转开,然后落在雕绘了花纹的门扇一角,那上面一共是十三个怪物的形象,正中间俨然是个恶魔的图案——这也是安迷修要面对的最后一个敌人,打败这个...

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的友情假车

雷德x鬼狐,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少儿不宜,不过这个cp应该怎么简写?德狐(fu),纵享此刻丝滑?


强者的兴致总是来的突兀,见得多了便已然能习惯这种肆意的一时兴起。但即便如此,鬼狐依然因这次突然的问题而感到错愕。像是没觉察到那面具下惊诧的表情般,雷德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。

“鬼狐天冲,你说爱是什么?”

真是最愚蠢不过的问题,因为你完全问错了人。鬼狐如此腹诽着但却并未明言,他自是不言爱不谈情,骗徒行径注定落得余生孤寂,纵使阅历令他饱览人情,但此刻依然组织不出足够囊括释义爱这个字眼的只言片语。


“您为何想要知道?”

“我可没有让你用问题来回答问题。”


雷德一向也不具备什么耐...

无冬之境

那应该是在古老的魔法国度吧,当时世界还处在漫长的严冬之中,人与人之间冷漠相向,国家之间厮杀到你死我亡。春天只存在于童话和上古的魔法书里,虽然口耳相传的故事让大家都了解春日有多美好,却从未有人见过它的模样。

彼时有两个相互敌对的国家隔海而居,当然,那海也是被冰封的,偶尔有流浪的吟游诗人经过,他询问在冰原上驻扎的流浪者,这海有多深呢?

“我们也从不知道,只是给帐篷打桩的钉子啊,从来都扎不到这冰层的底。”

有一次,那两个帝国曾在冰面上开战,骏马的铁蹄,武士的装甲,流光飞舞的魔法落雨般砸在冰层上,都未曾击穿那厚重冻凝的冰。

战争的结果被各自记载进史书之中,然后又逐渐忘却,只有那似乎万丈而深的坚...

[瑞金]小王子

"就权当你毫不知情。"


名来自星星的你

旧作修改重发,背景为改造人设定,有参考部分.

BGM:Oh Susanna-Forever At Your Feet. 虽然歌词不是很配但我就喜欢这首的意境


格瑞栽倒在被冻硬的冰层上,像只折翼的鸟儿。不,是确实成为了只狼狈不堪的大鸟,右半边的机械翼整个儿断裂开来,在冰面上摔得七零八落。他坐起身来收拢左侧尚且完好的机械翼,开始思索如何从这个荒凉的地方脱离。

灰白的天幕飘落下雪花来,这个区域常年笼罩着阴云,这也是格瑞在被撞坏一侧的翼之后,选择逃向这里的原因。云层压得很低,风雪模糊了能见度,尾随的战斗机都早已迷...

就是个拉票

鬼狐本战复活赛,一票三百字,填之前的坑

真爱票可以点梗,狐右R18限定,但写多少我随缘.

不接受口头承诺,普通票随意你说了我信,真爱票扩我腾讯给截图,然后可以点梗.

一些个人向的鬼狐相关推测

(又名瞎j8猜黑幕坐等官方打脸)

根据原著中的情节所推理出的各种猜测,由于懒得截图仅用文字方式叙述,在描述推测依据的原剧情同时,我会尽可能清晰详细的描述,便于诸位回忆起相关内容。

首先不论是漫画线,亦或者TV线,鬼狐汲取掠夺属下能力的方式,都是以面具作为媒介。但从鬼狐的能力来看,虚空镜像,主要构成元素是复制,而且仅限复制对方的能力或者说是武器。而格瑞一眼就看穿了复制的斩烈是冒牌货这点,也足以证明鬼狐的镜像不过是虚有其表。

能力具象化后的体现即是虚,原力为基础即为实,而一个技能是复制虚构的人。是完全没有可能以技能本身,来得到实际构筑能力的元素的。所以说,面具是鬼狐掠夺原力的唯一途径,和本身...

[安雷]王子病

大写加粗的傻白甜.

又名团长婚后被宠成智障的生活.


"雷狮,要睡的话让我抱着你吧,靠着树干也不舒服."安迷修冲在阳光底下打呵欠眯眼睛的雷狮招招手,全然一副没脾气都依你的模样.

回答他的是个毫不留情的白眼,"还想玩浪漫?少来,上次膝枕时候我往后一靠就觉得有东西顶着我后脑勺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."

在这方面的嘲讽,安迷修一向是听见就当没听到的,末了还不忘在心底赞叹雷狮连蔑视的眼神都那么好看.他把冷流朝头顶一抛,再接住时候刀尖上插了个从树上带下来的苹果,十成十的炫技模样.

"吃点东西提提神?待会回去再睡,我也没有外套脱给你盖啊."...

[瑞金]复活

        用无限适用于未来的方法,置换体内的星辰河流。
        用无限适用于未来的方法,热爱聚合又离散的鸟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万能青年旅店《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》...

摸个短打

人类在不睡眠的情况下,能存活的时间是七十二小时.

1/8
Keemun正在试图转动一下手腕,或者扭扭脖子活动颈椎什么的——虽然这种尝试在过去的九小时里,都全然以失败告终.他被拷在铁质刑椅上,每一处用来禁锢身体的扣锁都严丝合缝.干渴在逐渐侵蚀喉嗓,无法移动分毫令人极度压抑,这些无不加快令了Keemun感到焦灼的速度.
为时尚早.
对于执行人和他的囚犯而言都是同样.

1/4
“为什么要来到这里?”
“是我自己的选择,作为交换,你们给Bohea不被打扰的人生.”
“真遗憾,或许你还需要多想想,然后慎重点做出回答.”

3/8
日光灯发出嗡嗡的白噪音,似乎有飞虫在绕着光源打转儿,也可能是双眼极度疲劳导致的错觉....

[嘉鬼]逐痛者(01)

"If we're going down, we're going down in flaaames."

*饥饿游戏AU,主嘉鬼隐all鬼狐向.

*年龄操作有,大概是少年螺丝?

*食用愉快.


比赛或者屠杀?

鬼狐确实看不出这两个词的区别,至少在这场大逃杀里,一切不正当的残忍手段,都会得到合理的解释.即便死在这里,也不过是成为他人名下的一点积分而已.他已经奔逃了数日,在水潭边稍作休息时才抽出空再理一遍这错综复杂的关系,赛前被认定的种子选手,果然分到了不错的武器和装备,接着便是对于弱者们的围剿屠杀,而自己不过是凭着近乎本能的直觉才活到现在,带着尚且完好的身体和洗不...

[雷狮x鬼狐]死局

*致敬二碟太太的雷鬼向mad.

*TV剧情线延伸.

*BGM:Rule The World.

点击这里刷卡

TB没有C,不写了.

迟早改名翻车骑士.

睡不着,码点梗.

半兽化的金,已成年,拥有犬科的兽耳和尾巴,思考方式和幼童无异.
目前被格瑞收养,正在试图让金改掉吃生肉的习惯.
通常情况下都是异常人畜无害的模样,除了向格瑞索要肉以外,很少有自主寻找食物的情况,格瑞也认为金没有捕食能力因此才收留了他.
然而如果到了一定饥饿程度,就会完全兽化,在狂躁情况下的金眼中,任何移动的活物都是猎物.
包括格瑞.

身体互换,安迷修和雷狮同时成为了“对方”,并且一旦对彼此之外的人泄露身份,就会永远保持这个状态.
因此两人选择了同居,打算在避免同其他人接触的情况下寻找到解决方法.
然而这个方法是互相注视五分钟.
连正眼都懒得看彼此呢,看起来没指望变回来的两位.

在某次...

嘿耶√计划通.

巫山诡骨:

 @地狱骑士灵车漂移 老公。



>



这下满意了吧?鬼狐大人?

[陆鬼]比邻而居

鬼狐天冲和紫堂家兄弟的房间,只有一墙之隔.
起先紫堂林还嗤笑过,那种只会躲在阴影里的胆小鬼,也敢让他们兄弟住在隔壁?就不怕哪天被直接砸穿了墙去痛揍一顿吗.紫堂陆也跟着笑笑,随口附和几句.但他无比清楚,这正是不信任的表现之一——将最难以把控的属下安置在眼前,时刻关注着着他们的行动.
被监管着防备着,本是会令紫堂陆极度不爽的,然而他却并未太过明显的表现出来,只是偶尔会对着墙角那闪烁的红点点起一支烟,任凭朦胧的白雾模糊了面孔.
其实鬼狐也是会抽烟的,深夜里的鬼天盟基地沉寂昏暗,而他们的盟主就依在房间门口,纤长指节夹着一支卷烟,顶端的火光明明灭灭,即便卸了面具,那表情依旧令人看不分明.
不过那唇是柔软温驯的,...

1 / 4
TOP